• dat komt door jou - [涂鸦]2012-04-22

    Tag:

  • 都他妈快更新2011-07-07

    Tag:

    我的博客链接上只有无情健和玩火还月经更新,其他的都是碑,更新了也不要叫我,诈尸啊。

  • 生日。

    一个人去了安特卫普,想逛街忘了是周日,全世界都不开门。去看了戛纳金奖电影,结果智商不够看不懂(也可能是听力不好,好吧)。困倦地从电影院出来是四点多了,晚上打算和朋友们一起在鲁汶吃个饭。从安特到鲁汶,要在M小镇转车,我到了M镇下车看站台上的时刻表,发现上一班刚走,下一班要一小时。我就想继续坐十几分钟到布鲁塞尔,因为是大站换乘说不定会多一些,可能会快些。于是赶紧奔回到还停在站台没开的火车上。结果没走多会火车崩起一个石头打到我附近的车玻璃上,很大的一声,旁边的玻璃马上就渣化了。我差点没给吓死,幸亏是两层玻璃的。外面碎了里面没碎。当时就想起巴别塔了,有一种脖子很痛的幻觉……

    结果我到了布鲁塞尔大站,发现这里换乘的车比刚才小站换乘更慢。我这会已经很沮丧了,实在不想动了,最后决定就坐这趟,再也不折腾了。

    之后我就在站台上等,结果我那车前面有一辆车晚点了,本来不会混淆的,可晚点之后不知道先到的是哪一辆,车来了我问了几个人都不知道。没敢上,一分钟之后另外一辆车来了我才知道错过了,心情真的糟糕到家。绝望地给鲁汶的同学打电话,说太悲剧了,过不去了赶不上了。她们说还有一班的二十分钟后开,让我仔细看看,别着急她们等着我。我一看还真有,刚才眼瞎了没看见,于是又燃起了希望。

    结果我早早就在站台上等,生怕错过,结果过会发现对面站台有个车,玻璃也碎了,有个铁道工过来把这块碎玻璃敲下来,敲啊敲啊,很多人围观。

    我也在站台上围观,心想等下如果来车了会按喇叭的!忽然听见背后风声车声,走到背后的站台看了一下,发现就是因为这个家伙在修玻璃,大屏幕一分钟前荷兰语显示换了站台。还有人性吗?

    到了鲁汶已经七点了。和朋友们耍的还是好开心的。再回到家已经后半夜了。

    哦,生日快乐。

  • 上周一直在外面跑。有个朋友也是两周没见我,刚回比利时,第一句话就是你黑了。然后特别高兴的说我是在夸你啊。

    欧盟开放日玩的好开心。没用的玩意一个也没要,费尽口舌要了个欧盟财务报告之后可嗨皮了。

    接下来都是看图说话。

     

    全体大会会议室。

     

    这里有个都是伞的装置,我问是什么意思。解释是为了funny。擦。

     

     

    手好快。拼好的瞬间。

    老爷爷看老爷车……

     

    多么的草莓音乐节。。。

    这姑娘好帅啊

     

     

    帅的不得不多放几张

     

    男人都是配角。

    配角之二

     

     

    还有全体卡拉OK。。。

     

     

    下面人群沸腾ing。

     

    嗨皮吧。

     

     

     

  • 大黄的故事 - [涂鸦]2011-04-25

    Tag:

    故事原作by锦衣夜行的燕公子

    早上下楼流浪猫小黄忽然拦住我说,送你一根尾巴上的毛吧。要这个有什么用呢?用处很大啊,比如你可以拿着这根毛命令我说小黄给我抱一下。那我为什么要抱你呢?话还没问出口,我明白了。于是我愉快的收下了礼物,抱着小黄,从卧在门口的大狗边绕了过去。

  • 如果不知道怎么办 - [启程]2011-04-03

    Tag:

    就把自己变的更好吧。

  • 小游一圈儿 - [光影]2011-02-27

    Tag:

    今天逛了市中心三座标志性建筑物,两个钟楼,一个教堂,都没开门……就瞅了另外一个教堂……

    困死了,发完照片睡觉,明天再上来改行不行额。

    教堂的彩色玻璃

     

    教堂里的老人

    没了,下回继续。

  • 给2011年的自己 - [启程]2011-02-23

    Tag:

    上次(去年!)和同学说起如何在想起年少荒唐事时“迅速摒弃自己”。默念呸呸呸对我真的无效。荒唐事一旦进了脑子,那只“粉红色的大象”就野火一样烧开,不连根就完全拔不掉。我只得大声叫出来啊啊啊,或者开始出声音背诵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跃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

    而且还要恰到好处就此刹住,萧索那一段提也不能提。

    可现在未免还是继续荒唐事的年纪,想来想去,不知该如何找到快速摒弃法面对荒唐的自我。这一个无法剥离的我,毁了多少个安睡的夜晚好梦,每每恨不得给自己施个一忘皆空咒。至于什么“成长的代价”,“年轻时谁没……”“还有那么多人比我可怜”等句式真是偷换概念的元凶。如果不学会和自己对话,承认自己的胆怯、贪婪、自私,怎么能做到超越它们,变得更加勇敢、宽容、理性呢。

    2010年用跌宕起伏形容我的心情实在是合适不过。基本没和什么人说清楚过,复杂得想想就疲了,本想等到最后有结果时再周知,可惜至今也全无头绪,不免让人自我怀疑。至于2011年,做好各路事,维持并满足学术好奇心,自给自足,生活健康积极又丰富,就得了。

    末了转念又想,擦,这些难道都是容易事吗……

  • 双周记 - [絮叨]2011-02-20

    Tag:

    Lisa问我分别时是什么样子,大抵是想知道我是不是难过伤感。我说就挥挥手拜拜,爸爸妈妈王兔子八月见,我就走了,贼干脆。

    一晃两周,手续办完,找了房子,签了合同,开了账户,有了学生卡门卡家里钥匙,办公室门牌上加了我的名字。这会才有点儿后知后觉,我到了离家七小时时差的地方已经两周。

    这两周一直被一个北师大的师姐带着蹭吃蹭喝,也正赶上春节假期结束,各路人民纷纷回来,饭局不断,简直没有出国的感觉。昨天才做了第一顿饭才发现家里没有盐,于是吃了蘑菇胡椒意大利面卧鸡蛋,也不错。

    见了导师,布置任务,进入工作快的不是一般。闲了就收拾屋子。乱放几个照吧。别嫌暗,我把所有灯都开了。

    房子很高床板在上面,得爬梯子,床板也很大,一张双人床加一张单人床那么大,于是搞了一个休闲区,宜家买的小赛道地毯很萌得配几个小汽车儿才行。

     

    这个素自制灯罩,技术含量为0,以前就是个灯泡。

     

    自制灯罩之二……简直坑爹是吧。贴墙纸的不干胶剩下来的纸。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嚷谁要看你的破房给点风景啊!

    我把这个月租一百九十欧的房子收拾出来我多有成就感,比照个风景难多了。下期再会。

    今儿去游泳了,水很暖,游玩恁舒服。就是第一次混浴啊,虽然我穿着泳衣,但是往头上抹洗发水的时候,看到对面比利时小哥站一排也在淋,感觉太奇怪了,只好背过身去。唉,入乡随俗真不容易啊。

  •